本内维斯山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ariapenelopy.com/,考迪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本内维斯山(英语:Ben Nevis、苏格兰盖尔语:Beinn Nibheis)是不列颠群岛最高的山峰,海拔1347米。它位于西部的格兰扁山脉,毗邻高地的小镇威廉堡(Fort William)。 作为英国本土最高的山峰,本内维斯山每年吸引大约100,000名登山者。但是由于绝大多数的游客缺少登山经验,加上多变的气候,仅在1990年至1995年间就已造成了13起登山死亡事故。

本内维斯山的名字来源仍然是一个谜团。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本(ben)一词来自于苏格兰盖尔语中的beinn,即山峰的意思。有时人们也称呼本内维斯山为本。

本内维斯山的高度和海陆位置造成了对登山者不利的不正常的恶劣天气状况。平均来说,一年山顶被乌云笼罩长达355天之久,降雨量达到4,350毫米。相比之下,附近的威廉堡降雨仅有2,050毫米,因弗内斯爱丁堡伦敦的降雨仅有600毫米。冬天时的降雨量更是相当于春夏时期的两倍。因天气多变,旅行者登山时须备用指南针以及保暖的衣物。

本内维斯山的第一条登山路径建于1883年,是由当地的建筑师科林·利文斯通(Colin Livingston)设计的。耗资800镑。这条较为简单的登山路径常被称为‘旅行者路径’,起点始于本内维斯游客中心,大约距离威廉堡市镇中心1英里。上山的路径随后与另一条始于青年旅馆的路交接。除此之外,另一条路径始于内维斯谷(Glen Nevis)附近的斯蒂尔(Steall)。这条路径虽然更短但是更陡峭,为较老练的登山者所使用。登山往返时间大约是6到8小时左右。

登山救援队建议在山顶放置方向标,以对处在恶劣条件下的登山者提供帮助。因为在有雾的情况下,从山顶高原的下山路径可对登山者构成生命威胁。

一个山顶气象观测所在1881年由气象学家克莱门特·林德利·乌拉吉(Clement Lindley Wragge)建立。1894年9月物理学家查尔斯·T·R·威尔森(Charles Thomson Rees Wilson)曾经被观测所雇用数周以让一位永久雇员作短暂的休息。在这段时期里他被一种叫布洛肯光(Brocken spectre)的光学现象吸引住了,以至于后来威尔森发明了云室(cloud chamber)。

本内维斯竞技赛最初的奔跑是自行奔跑。最初的奔跑记录是在1895年。威廉·斯万(William Swan),一位来自威廉堡的美发师/烟草零售商,从老邮局出发跑了2小时41分钟。 1897年,来自雷斯(Leith)的威廉·麦克唐纳(William MacDonald) 创下了2小时27分的记录。二个月后斯万再以2小时20分的成绩打破了记录。后来麦克唐纳把时间缩短到2小时18分。 第一场竞技赛事于1899年举行。共有10名选手参赛,优胜者是休・肯尼迪。

竞技赛跑的出发点是克拉根公园(Claggan Park),路线英里。当前的男女纪录分别是1小时25分和1小时43分。

高地竟也有如此多的湖水。那山如同从湖里长出来的,缓缓的,并不突兀,远看像一只高地绵羊静卧在湖面之中。山的顶部和天上的云接在一起,低低的云层,把远山的顶部温柔地笼罩了起来,像戴着面纱的新娘。山的侧面是漆黑的,不知是阴影还是岩石的颜色。在黑色的阴影上,显露出黄黄的植被,而那斑驳的黄色上又有斑驳的红色、嫩黄和各种深浅的绿。这座山是以深黑为主色调的,而在他后面的那座山却是浅黄的,再后面的又是青蓝色……层层叠叠,风姿多彩。

到达格拉斯哥附近的驻地时,已经入夜。苏格兰的天宇,飘着圣诞的细雨和平安夜的白云。没有想到,我们在英国的平安夜,过得如此的安宁。酒店窗外是不列颠的风雨,而在心里,却装满了故国的雪。

圣诞清晨,宁静得仿佛连鸟儿都放了假。我们迎着晨曦,伴着惺忪的睡意,来到了莱蒙湖(Loch Lomond)边。

莱蒙湖湖面平静宽广,银波在晨光中轻柔地拍打着堤岸。这景色仿佛比起英格兰的温德米尔(Windermere)更有湖区的感觉,只是那湖边的植被明显稀松了。

在山谷间,小溪迸流,泛出银白色的浪花,就像是淡啤酒上清香诱人的飞沫。在山势陡峭的地方,小溪变成了瀑布,像是随意挂下来的一条银链,断断续续地又辗转落进湖中。

山的颜色变化太丰富了,湖面又何尝不是呢。近前的水,清澈冰凌,往远处望去,却是青青茫茫的一片。在银灰的湖面上,点滴荡漾着白色的浪花,浪花底下是深色的山与树的倒影。高地的树也有独特的个性,全身画满了绿色的青苔和纤细的藤萝,或是干干净净白色的树干,如一根根的银杆,直接从水中冲出。车拐过一个弯道才发现,我们其实是行进在一座山峦之中。那群山包裹着湖水,那湖面分隔了群山。就这样,我们沿着湖、顺着山,向高地的内部前进。

山脚下出现了几栋优雅的小屋,威廉姆城堡(FORT WILLIAM)小镇到了。小镇是苏格兰高地旅游的一个集散地,但今天却充满了圣诞节的宁静,几乎一个人影都没有。威廉姆城堡也是观赏本内维斯山(Ben Nevis)的好地方,本内维斯山是英国的最高峰,总是神秘地躲藏在雨雾当中,一年365天里有300天是看不到的。

过了威廉姆城堡,湖水慢慢收窄成了清澈的小河,在林间穿梭,我们的道路也紧紧跟随着她。小河时而平静、时而奔流,时而宽,时而窄,若遇到急弯,奔流的河水撞上了岸崖的巨石,泛起的白色泡沫在阴沉的风景中十分耀目。不断的,还有一样快乐的其他溪流从山间过来与她汇合,而那些陆续汇合过来的溪流,都是从各个山包上流下的水。多么奇妙呀,几乎每一个山包的沟壑都有水流淌下,每一条小溪只有一两个手掌宽,却都是那样的晶莹、灵动。这些小溪融汇在一起,变成大的溪流、河流,一直向下汇入莱蒙湖里面。

两岸原来只是一棵棵的树,这会儿也出现了嫩黄的草地。这些草地的黄色明显多了一些,而不像英格兰那样的嫩绿,也不像北英格兰那样的银芒。在这高地的草坪上,会有东一丛,西一丛,刺猬大小的褐色草丛。也许是因为没有人去修整,也许那是一种特别的草种,当这一丛一丛的刺猬状的草连成一片,便把一片原本黄绿色的草坪变成一片红褐色的杂草丛。而在有的地方,甚至也不完全是草丛,一潭一潭的积水让它更像是沼泽。但无论是积水或是草丛,都是那么干净和清新,远不像印象中的沼泽那样脏乱和泥泞。

突然,顺着溪流的源头,那皑皑的雪山从树林后面跳了出来。高地,真的到了!没想到,我们就这样从湖泊、溪流一路过渡到了高地深处的雪原。积雪从山顶慢慢融化,变成无数密密麻麻的小溪,每条溪水相隔不过20米。那山,从雪白的顶峰到暖黄的山坡,都镶嵌着一条条在阳光下反射着银色光芒的水链。不知不觉,雨又下起来了,那落在车窗上的一道道水流和山间的溪流交织在一起,灵动而奇妙地在我们眼前舞起了芭蕾。

雪山的根部浸没在一片密林当中,是针叶的常青松树、杉树。而即使是松树,那树干和树叶的颜色也各不相同,各种绿色、深青、黑褐混杂搭配在一起。而继续向高处行进,杉树便渐渐多了起来,那秀颀的姿态,和上海静安公园的初春是一样的。

雨中,黑褐色的新翻出来的泥土,变成了鲜红。更有青色的石头在多彩的草地上零星散布。不知什么时候,黑脸羊也出现了。这苏格兰高地的羊才是真正的山羊,它们在黄的、绿的、褐的、棕的山坡上漫步,不顾那细雨绵绵,吃着荒草,饮着山泉,倔强地生长。

起伏的草坪上,考迪所有的溪流汇成了宽宽的银链,沿着路,将远山、树林、草地,完美结合在一起,在车窗外晕染了丰富的色彩。道路的另一侧,这会儿又出现了湖水。这湖仿佛已经不在群山之间,而是端坐在山顶之上了。这里大约是海拔六七百米的样子,湖水应该也如半个天池,下面的无数溪水也许就是从这个湖流下去的。那这里,便是一切美景的源头了。

高地的美是写不尽的。英格兰湖区就像一盘精致的听鹂馆点心,但苏格兰高地,却像是广东早茶,考迪如此的丰盛,而且你永远不知道在那每一个笼屉底下,到底罩着的会是什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