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专多能!他们进可攻退可守历数足球世界的锋卫摇摆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ariapenelopy.com/,多尔蒂

对”锋卫”的定义,是根据比赛的需要,踢一整场中后卫或中锋都能交出优异表现。像范比滕、胡特、皮克或桑巴,比赛尾声被安排在中锋位置打10-20分钟的,暂且不计。

其实利物浦的范迪克也是中锋出身后转型中后卫。而从近期荷兰国家队的比赛中,我们也经常看到他在比赛末段,会被主帅科曼安排踢中锋位置。特别落后时,范迪克踢10-15分钟中锋,在国家队比较常见,反而在俱乐部就没有出现。

前英格兰国脚及英超射手达布林,在诺维奇出道时是中后卫,之后在剑桥郡转型踢中锋,从此平步青云。更在效力考文垂期间,夺得英超金靴。但在阿斯顿维拉效力的末期以及在莱斯特城期间,达布林又再次重操旧业打中后卫。

与达布林一同在97/98赛季并列英超射手王的萨顿,其实也是和达布林一样出身于诺维奇,而他也是以中后卫出道。在萨顿20岁的时候,球队中锋罗宾斯受伤,萨顿才转型踢中锋。在转会布莱克本的首个赛季,与阿兰·席勒组成令人望而生畏的SAS组合,助布莱克本夺得英超冠军。这也是“暴力本”自1914年后首次在顶级联赛中问鼎。有趣的是,萨顿在职业生涯的中后期,特别在凯尔特人期间,又打回中后卫。

而现任利物浦主教练的克洛普,在球员时代只算是泛泛之辈,只是德乙球队美因茨的一名中锋。但身1米93的克洛普,也算是美因茨历史上的第三射手,也是个不大不小的成就。克洛普在效力美因茨的第五个年头(1995年),由球队的一名主力射手转型踢中后卫。而在职业生涯的尾期,克洛普也会在个别场次中客串中锋;本世纪初的前热刺球员加里·多尔蒂,有时会在中锋位置踢满全场,有时则会踢90分钟中后卫。球迷看着出场名单,难以预料这位前爱尔兰国脚会踢哪个位置。

在青年队时期各支球队的选材眼光,其实也会有差异。不少球员都是后来机缘巧合,才转型踢比较合适自己的位置。

达布林曾在访问中说过,在后卫位置给他的磨练,对他踢中锋其实也有莫大帮助。原因是踢过中后卫,他转踢中锋后便会知道如何跑位和做动作会令中后卫头疼不已,从而制造出大量的射门机会。当然,在中后卫位置浸淫过,身体对抗和制空力普遍来说也不会是大问题。也可见范比滕、胡特(穆里尼奥首次支教切尔西时)和皮克(瓜迪奥拉时代)在比赛末段被安排客串打中锋,后防由其他人补位,经常能收到奇效。

“锋卫”的代表人物为50年代利兹联及尤文图斯的威尔士球星约翰·查尔斯。”温柔的巨人”是尤文球迷给他的称号。这名1米88的前威尔士国脚,在1957年以65000英镑由利兹联转会尤文图斯。在效力尤文图斯的五年间(1957-1962年),查尔斯为尤文图斯在155场比赛里打入了108球,也为球队夺得三次联赛冠军的锦标。查尔斯职业生涯的初期是踢中后卫,无论在利兹联还是尤文图斯都会在个别场次,应球队需要踢中后卫或中锋。50年代的英格兰国家队主力中后卫兼队长比利·赖特曾在访问中表示,查尔斯是他球员生涯面对过的最佳中后卫和最佳中锋,可见查尔斯的能力之全面。1997年,尤文图斯的球迷选举中,查尔斯更是力压普拉蒂尼、西沃里等传奇球星当选为尤文历史上的最佳外援。

近日重返多特蒙德的胡梅尔斯,除了打中后卫以外也会视他为中锋位置的一个选择。也许听上去是一个天方夜谭,其实认真想又未必如此。本赛季多特主教练法夫尔就以罗伊斯踢9号半、多尔蒂足球将状态回升的格策推向锋线,这个组合的效果还算不错。由于大黄蜂还有联赛银靴帕科坐镇,购买中锋并非当务之急。下赛季多特蒙德也可能会将18岁的年轻中锋贝松提上一线队,作为球队第三的中锋。多尔蒂

如多特蒙德要在格策和帕科之后,用一种截然不同的进攻套路。与其高价买一个替补中锋,把有身体对抗、经验和出色头球能力的胡梅尔斯作一个第三方案也并非完全不可行。作为中后卫固然能和瑞士中后卫阿坎吉组成一对不错的中后卫组合;但个别场次或比赛末段把他用在中锋位置,用迪亚洛或扎加杜两位年轻中后卫搭档阿坎吉,让二人也有更多出场时间,得以成长。胡梅尔斯的回归,也许一石二鸟之计。

效力于德乙球队基尔荷尔斯泰因的德国U21国脚扬尼·塞拉,身高1米93的他是名中后卫出身的中锋球员。塞拉16岁时由汉诺威青年队转会多特蒙德时还是一名中后卫。后来在多特蒙德U17梯队,他被球队的青训总监里肯(多特名宿)发掘其进攻天赋,改造成中锋至今;之前效力纽伦堡(刚于今夏转会柏林赫塔)、及身为德国U21国脚的爱德华多·洛温,近两季也有时常以中后卫、后腰或中锋的角色出现在球队的首发名单中。印象深刻的当然是本赛季次回合对拜仁慕尼黑的比赛中,身高1米88的洛温也是被安排打前锋,并取得一个助攻;曾经入选过德国U18的斯图加特球员费迪南德,也是一名能胜任中后卫和中锋的”锋卫”;另外,马格德堡的20岁新星哈兰特,身高达1米94,近两年间也应球队需要,踢过中后卫和中锋两个位置。

五月份的U17欧青赛,德国U17青年代表队的阵中也有一名能任中锋和中后卫的”锋卫”——贝福斯。身高1米88的贝福斯效力沃尔夫斯堡青年队,本赛季在歇冬前也是出任中后卫的;歇冬后,球队因伤病潮影响被安排打中锋。他在客串中锋的9场比赛中轰入7球并交出两个助攻,助沃尔夫斯堡U17后来居上,力压柏林赫塔成为德国U17北部联赛的冠军。其中贝福斯在对柏林赫塔的关键一战中打入扳平的一球,也为球队后来居上反超对手埋下伏笔。而且,沃尔夫斯堡得以杀入U17全国锦标赛的四强,将面对西部联赛的冠军多特蒙德。

贝福斯在上月接受德国足协采访时表示,他是因为球队的伤病潮而被推上中锋位置的,想不到效果出奇的好,他也不介意未来向中锋位置转型。

凭着下半赛季在中锋位置出色的表现,之前从未入过各级国字号球队的贝福斯也终于获得德国U17国青队的召唤,更是入选出征U17欧青赛的大名单。他在本届赛事中上阵了两场,一场替补上阵打中锋,一场首发出任中后卫。

像亨利、范佩西、苏亚雷斯、奥巴梅扬、C罗和拉卡泽特等顶级射手,其实都经历过在边锋位置的洗礼,之后才转到中锋位置发展并取得成功。但如教练想在个别场次,进攻端在身体对抗和制空权取得绝对性的优势,那一些中后卫出身的球员可以解决这一难题。以往像范加尔、穆里尼奥和瓜迪奥拉等名帅也曾经在比赛末段用中后卫客串中锋而取得成功。

在现代足球中,对于中后卫的选材标准,身高接近或超过1米90已是常事。反观以下几支球队如巴塞罗那、利物浦、曼城、多特蒙德、瓦伦西亚、塞维利亚、阿贾克斯及那不勒斯等欧洲劲旅的前场配置,一些高大的站桩型中锋往往没有太大的发挥空间,前场都是以技术型球员为主。由于这些球队的战术都不多以传中球为主导,两翼都会选择内切令禁区内增加了更多的接应点和攻击点,无论阵地战或反击都以地面进攻为主。像利物浦、曼城和多特蒙德,队内的高中锋都因缺乏足够的上场时间而要求离队。

这样的情况下,”锋卫”的角色会变得更重要。在中后卫位置进行磨练,他们的对抗性和制空力比起一般的中锋还要强。当球队在比赛时间不多又需要进球时,即使冒着被打反击的危险,也要将球更多更直接地打到禁区里。要打得直接,中后场的长传和下底传中的使用也会大大增加,而有着绝对性的身体和制空优势的锋卫也能派上大用场。而中后卫踢中锋,后场如何调整更考验教练的功力。

由中后卫客串中锋的”锋卫”,是否会成为趋势? 近年所见,各球队都讲求整体的快速移动和更为精细的团队配合,不难发现当今足坛的进攻球员有日趋“弱化”的情况,高中锋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因此,可以想见当球队需要在个别场次或比赛阶段中有另类的进攻模式,”锋卫”便有他们的作用,相信中后卫客串中锋”最后一搏”的个案也会应越来越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