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肯一生的经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ariapenelopy.com/,多尔蒂

要简单一点,什么年什么事比如1835年,他订婚了。但离结婚的日子还差几个月的时候,未婚妻不幸去世。这对他精神上的打击,1838年,林肯觉得身体良好,于是决定竞选州议会议长,可他失败…

要简单一点,什么年什么事比如1835年,他订婚了。但离结婚的日子还差几个月的时候,未婚妻不幸去世。这对他精神上的打击,1838年,林肯觉得身体良好,于是决定竞选州议会议长,可他失败了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1809年2月12日,阿伯拉罕·林肯出生在肯塔基州哈丁县一个伐木工人的家庭,迫于生计,他先后干过店员、村邮务员、测量员和劈栅栏木条等多种工作。1834年,他当选为伊利诺斯州议员,才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

当时,美国奴隶制猖獗,1854年南部奴隶主竟派遣一批暴徒拥入堪萨斯州、用武力强制推行奴隶制度,引起了堪萨斯内战。这一事件激起了林肯的斗争热情,他明确地宣布了他要“为争取自由和废除奴隶制而斗争”的政治主张。1860年他当选为总统。南方奴隶主对林肯的政治主张是清楚的,他们当然不愿坐以待毙。1861年,南部7个州的代表脱离联邦,宣布独立,自组“南部联盟”,并于4月12日开始向联邦军队发起攻击,内战爆发初期,联邦军队一再失利。1862年9月22日,林肯宣布了亲自起草的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文献——《解放黑奴宣言》草案(即后来的《解放宣言》),从此战争形势才开始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北部军队很快地由防御转入了进攻,1865年终于获得了彻底的胜利。

此时,林肯在美国人民中的声望已愈来愈高了,1864年,林肯再度当选为总统。但不幸的是,1865年4月14日晚,他在华盛顿福特剧院观剧时突然遭到枪击,次日清晨与世长辞。

革命导师马克思高度地评价林肯说,他是一个“不会被困难所吓倒,不会为成功所迷惑的人,他不屈不挠地迈向自己的伟大目标,而从不轻举妄动,他稳步向前,而从不倒退;……总之,他是一位达到了伟大境界而仍然保持自己优良品质的罕有的人物”。

1916年,7岁,全家被赶出居住地.经过长途跋涉,穿过茫茫荒野,找到一个窝棚

1833年,24岁,向朋友借钱经商,年底破产.接下来花了16年,才把这笔钱还清

1856年,47岁,在共和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争取副总统的提名得票不到100张

亚伯拉罕·林肯是美国第 16 任总统是世界历史中最伟大的人物之一,领导了拯救联邦和结束奴隶制度的伟大斗争。人们怀念他的正直、仁慈、和坚强的个性,他一直是美国历史上最受人景仰的总统之一。尽管他仅在边疆受过一点儿初级教育,担任公职的经验也很少,然而,他那敏锐的洞察力和深厚的人道主义意识,使他成了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

林肯 1809年 2月12日黎明出生在肯塔基州哈定县霍尔以南 3 英里的小木屋里。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的童年是“一部贫穷的简明编年史”。小时候,他帮助家里搬柴、提水、做农活等。 9 岁的时候,母亲去世,这对林肯来说是一个残酷的打击。幸而继母对他很好,常常督促他读书、学习,他和继母的关系很融洽。后来,长大的林肯开始独立谋生,他当过农场雇工、石匠、船夫等。

1830 年,林肯一家迁居伊利诺斯州定居,在一场政治集会上他第一次发表了政治演说。由于抨击黑奴制,提出一些有利于公众事业的建议,林肯在公众中有了影响,加上他具有杰出的人品, 1834 年他被选为州议员。两年后,林肯通过自学成为一名律师,不久又成为州议会辉格党领袖。 1846 年,他当选为美国众议员。

1854 年,北方各州主张废奴和限制奴隶制的资产阶级人士成立了共和党,林肯很快成为这个新党的领导者。 1858 年,他发表了著名演说《家庭纠纷》,要求限制黑人奴隶的发展,实现祖国统一。演说表达了北方资产阶级的愿望,也反映了全国人民的意愿,因而为林肯赢得了巨大声望。 1860 年,林肯作为共和党候选人,当选为美国第 16 任总统。

林肯上任后不久,南部奴隶主挑起了南北战争。在这场战争中,林肯肩上的担子之沉重,是以往绝大多数美国总统无法比拟的。但是,他凭借着自己的非凡毅力和决心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即使在遭到诋毁时,也从未动摇他的方向:恢复联邦、废除奴隶制。 1862 年 9 月,林肯发布了著名的《解放黑奴宣言》,宣布废除奴隶制,解放黑奴。 1864 年 6 月南北战争以北方胜利而告结束,它标志着奴隶制的彻底崩溃。

由于林肯的卓越功绩,1864 年 11 月 8 日他再次当选为美国总统。然而,还没等林肯把他的战后政策付诸实施,悲剧发生了。 1865 年 4 月 14 日晚 10 时 15 分,就在南方军队投降后第5天,林肯在华盛顿★福特剧院遇刺。那天,刺杀林肯的凶手约翰·蒲斯已经在磨刀霍霍了。蒲斯出身于美国戏剧界名门之后,他高超的演技一直是女性戏迷追逐的对象。但是蒲斯人在戏行,心忧国家,他在政见上毫不含糊,一个坚定的南部联邦的极力支持者。内战期间,蒲斯就纠合了一群人暗中活动,这些人包括他的儿时好友米切尔·奥劳夫林和萨姆·阿诺德;马里兰州一个制造马车的乔治·阿茨罗德;23岁的药店员工大卫·赫罗尔德;前南部联邦战士路易斯·鲍威尔,还有一个曾经为叛军提供过情报的约翰·萨拉特。这个组织曾经在华盛顿的一所公寓密谋了绑架林肯以交换南部被俘战士的计划,但这些计划都像其他许多阴谋一样,毫无结果。

林肯被刺的前两三天,蒲斯几乎天天酩酊大醉,他以前的那个阴谋组织支离破碎,只剩下佩因、赫罗尔德和阿茨罗德了。4月14日中午时分,他去福特剧院取邮件,无意中看到海报上说,林肯和格兰特将出席晚上的节目,蒲斯一阵狂喜,立即召集死党实施他们的最后计划:阿茨罗德去刺杀副总统约翰逊,佩因和赫罗尔德去刺杀日渐康复的国务卿西华德,蒲斯自己去刺杀总统。

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阿茨罗德喝醉了酒临阵退缩,根本没有去刺杀约翰逊。佩因和赫罗尔德倒进行得不错,他们摸到了西华德家外面,由赫罗尔德守在马车上接应,佩因直接进了西华德家,他拿着一包药,这也是早就策划好的。西华德的儿子告诉佩因,他的父亲正在睡觉,现在还不能吃药。但是佩因坚持要送药进去,小西华德感到此人不可理喻,命令他立即滚蛋。由于害怕被看穿阴谋,佩因立即掏出了手枪,对准小西华德的头部就是一下,可惜子弹不知咋的,竟然瞎火。佩因赶紧握紧枪,用枪托猛砸小西华德的头,可怜的小西华德头骨被打裂了。扫除了门外的障碍,佩因从包裹里抽出一把大刀冲进了西华德黑暗的卧室,这时他才发现卧室里除了西华德还有西华德的女儿和一个男护士。男护士见势不妙,立即跳将起来冲向佩因,佩因抡起大刀就把他的前额砍破了,而西华德的女儿在惊吓之余也被佩因打晕了过去。

佩因冲到西华德的床边,一刀一刀地猛刺国务卿。这时,西华德的另一个儿子听到声响也冲了进来,不料被手持凶器的佩因在前额划了一刀,并且砍伤了手。佩因感到此地不宜久留,于是迅速离开卧室,跳下楼梯,在楼梯上他又撞见了一个倒霉的国务院信使,佩因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信使又砍伤了。直到逃到大门前,狂奔的佩因不停地尖叫:“我疯了!我疯了!”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所有遭到佩因袭击的人最后都康复了,而且西华德在林肯死后的约翰逊总统任期里还继续做他的国务卿。多尔蒂

话题转到蒲斯那边,蒲斯于晚上10点平静地进入了总统的包厢。本来包厢是有个锁的,但这锁在几天前就坏了,也没有人报告此事。由于蒲斯本来是个演员,所以警卫总统的人都没有为难他。警察约翰·派克本来应该是守在大厅通往包厢的必经之路上的,但是他对看戏毫无兴趣,所以躲到另一个房间去喝酒去了。

当蒲斯进入包厢后,他平静地把枪瞄准了林肯的左耳和背脊之间……共开枪8次,林肯被击中6次,其中5次击中要害。然而1675名观众中,只有很少人听见枪声,甚至坐在旁边的林肯夫人和几个陪同看戏的人都没有对枪声太震惊。因为蒲斯选择了戏剧的高潮处开枪,演员的大笑和枪声混杂在一起是很难听清的。

接下来包厢里一片混乱,蒲斯从包厢里跳到舞台上,转身向观众喊了句:“一切暴君都是这个下场。”这是弗吉尼亚州的名言。

全场观众惊呆了,竟然没有一个人追上去。几分钟后,蒲斯打马就逃了。蒲斯和他的同伙赫罗尔德穿越了阿纳科斯蒂亚河上的大桥后,进入马里兰州,他们俩惶惶如丧家之犬急急往南狂奔。为了治疗蒲斯的脚(他从包厢跳下来时扭伤了脚),他们在一户人家躲了一整夜,这家人还给蒲斯上了夹板。第五天,他们开始等待机会渡过波多马克河到弗吉尼亚去。4月20日,蒲斯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只船。接下来的两天里,由于河水暴涨,他们不得不在马里兰州的边界潜藏了两天。4月22日,他们最后成功地渡河逃到了弗吉尼亚,并继续向内地潜行,后来他们到达了理查德·加勒特农场。与此同时,缉拿凶手的联邦侦探和纽约第16骑兵队开始顺着蛛丝马迹(当然还得加上一些狗屎运),一点点地也摸到了加勒特农场。以下就是骑兵队的指挥爱德华·多尔蒂中尉的回忆了。

我下了马,用力敲着前门,老加勒特出来了,我揪住他,问前几天被骑兵队跟踪的那两个逃犯在哪里。正当我问话时,突然,一个士兵大叫,“噢,中尉,这里有一个人躲在玉米仓库里。”但是我们发现是老加勒特的儿子,不是蒲斯及其党徒。我们审讯了这个小伙子,他很快告诉我,“谷仓里有人。”在留下一部分人看住房子后,我们包围了谷仓。我用力踢了踢谷仓的门,但是没有任何反应。我从加勒特的另一个儿子手中拿到了谷仓钥匙并打开了门,我要求里面的人出来投降。

我说:“如果你再不出来,我就放火了。”一个下士立即堆好了一些干草靠在墙边并且点燃了火堆。

就在下士点火时,蒲斯在里面说:“如果你敢进来,我就用子弹打穿你的身体。”

又过了一会儿,蒲斯有气无力地说:“噢,中尉先生,这儿有一个人想向邪恶势力投降。”

他回答说:“不,我还没有作出决定;但是请你的部下退后50步,给我一条生路。”

这时,赫罗尔德走到门边,我要他交出枪械,蒲斯答腔了:“枪全在我这里,是用来对付你们的,先生。”我告诉赫罗尔德,“让我们看看你的手。”他把门打开了一半,我们立即抓住了他的手腕。就在这时,我听见里面一声枪响,我想是不是蒲斯自杀了,推开门,我发现蒲斯身后的干草和麦秸已经着火了。

蒲斯有一根拐杖,手上还有一支卡宾枪。我冲进着火的谷仓,其他人也纷纷跟进来。我们把蒲斯夹在腋窝下很快脱离了谷仓。火势越来越大,我把蒲斯送到了加勒特家中。

蒲斯的后脑中了致命的一枪。原来,在赫罗尔德准备出来的时候,一个侦探走到了谷仓后面点燃了稻草。就着火光蒲斯看见了我,于是他用枪瞄准了我。危急时刻,一个士兵迅速向蒲斯开火了,本来这个士兵是想打中蒲斯的胳膊的,但是因为蒲斯一转身,子弹偏了,打在了蒲斯的后脑上。

蒲斯示意我抬起他的手,我抬起后,他喘着粗气说:“没用了,没用了!”我给他一点白兰地和水,但是他已经不能吞咽了,我立即派人去请外科医生,当医生到来时已是回天乏术。7点钟的时候,蒲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他的身旁有一本日记、一把猎刀、两支手枪、一只指南针以及一张关于加拿大的草图。

1865 年 4 月 15 日,亚伯拉罕·林肯去世,时年 56 岁。林肯去世后,他的遗体在 14 个城市供群众凭吊了两个多星期,后被安葬在普林斯菲尔德(Princefield)。

1916年,7岁,全家被赶出居住地.经过长途跋涉,穿过茫茫荒野,找到一个窝棚

1833年,24岁,向朋友借钱经商,年底破产.接下来花了16年,才把这笔钱还清

1856年,47岁,在共和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争取副总统的提名得票不到100张

展开全部亚伯拉罕·林肯是美国第 16 任总统是世界历史中最伟大的人物之一,领导了拯救联邦和结束奴隶制度的伟大斗争。人们怀念他的正直、仁慈、和坚强的个性,他一直是美国历史上最受人景仰的总统之一。尽管他仅在边疆受过一点儿初级教育,担任公职的经验也很少,然而,他那敏锐的洞察力和深厚的人道主义意识,使他成了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

林肯 1809年 2月12日黎明出生在肯塔基州哈定县霍尔以南 3 英里的小木屋里。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的童年是“一部贫穷的简明编年史”。小时候,他帮助家里搬柴、提水、做农活等。 9 岁的时候,母亲去世,这对林肯来说是一个残酷的打击。幸而继母对他很好,常常督促他读书、学习,他和继母的关系很融洽。后来,长大的林肯开始独立谋生,他当过农场雇工、石匠、船夫等。

1830 年,林肯一家迁居伊利诺斯州定居,在一场政治集会上他第一次发表了政治演说。由于抨击黑奴制,提出一些有利于公众事业的建议,林肯在公众中有了影响,加上他具有杰出的人品, 1834 年他被选为州议员。两年后,林肯通过自学成为一名律师,不久又成为州议会辉格党领袖。 1846 年,他当选为美国众议员。

1854 年,北方各州主张废奴和限制奴隶制的资产阶级人士成立了共和党,林肯很快成为这个新党的领导者。 1858 年,他发表了著名演说《家庭纠纷》,要求限制黑人奴隶的发展,实现祖国统一。演说表达了北方资产阶级的愿望,也反映了全国人民的意愿,因而为林肯赢得了巨大声望。 1860 年,林肯作为共和党候选人,当选为美国第 16 任总统。

林肯上任后不久,南部奴隶主挑起了南北战争。在这场战争中,林肯肩上的担子之沉重,是以往绝大多数美国总统无法比拟的。但是,他凭借着自己的非凡毅力和决心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即使在遭到诋毁时,也从未动摇他的方向:恢复联邦、废除奴隶制。 1862 年 9 月,林肯发布了著名的《解放黑奴宣言》,宣布废除奴隶制,解放黑奴。 1864 年 6 月南北战争以北方胜利而告结束,它标志着奴隶制的彻底崩溃。

由于林肯的卓越功绩,1864 年 11 月 8 日他再次当选为美国总统。然而,还没等林肯把他的战后政策付诸实施,悲剧发生了。 1865 年 4 月 14 日晚 10 时 15 分,就在南方军队投降后第5天,林肯在华盛顿★福特剧院遇刺。那天,刺杀林肯的凶手约翰·蒲斯已经在磨刀霍霍了。蒲斯出身于美国戏剧界名门之后,他高超的演技一直是女性戏迷追逐的对象。但是蒲斯人在戏行,心忧国家,他在政见上毫不含糊,一个坚定的南部联邦的极力支持者。内战期间,蒲斯就纠合了一群人暗中活动,这些人包括他的儿时好友米切尔·奥劳夫林和萨姆·阿诺德;马里兰州一个制造马车的乔治·阿茨罗德;23岁的药店员工大卫·赫罗尔德;前南部联邦战士路易斯·鲍威尔,还有一个曾经为叛军提供过情报的约翰·萨拉特。这个组织曾经在华盛顿的一所公寓密谋了绑架林肯以交换南部被俘战士的计划,但这些计划都像其他许多阴谋一样,毫无结果。

林肯被刺的前两三天,蒲斯几乎天天酩酊大醉,他以前的那个阴谋组织支离破碎,只剩下佩因、赫罗尔德和阿茨罗德了。4月14日中午时分,他去福特剧院取邮件,无意中看到海报上说,林肯和格兰特将出席晚上的节目,蒲斯一阵狂喜,立即召集死党实施他们的最后计划:阿茨罗德去刺杀副总统约翰逊,佩因和赫罗尔德去刺杀日渐康复的国务卿西华德,蒲斯自己去刺杀总统。

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阿茨罗德喝醉了酒临阵退缩,根本没有去刺杀约翰逊。佩因和赫罗尔德倒进行得不错,他们摸到了西华德家外面,由赫罗尔德守在马车上接应,佩因直接进了西华德家,他拿着一包药,这也是早就策划好的。西华德的儿子告诉佩因,他的父亲正在睡觉,现在还不能吃药。但是佩因坚持要送药进去,小西华德感到此人不可理喻,命令他立即滚蛋。由于害怕被看穿阴谋,佩因立即掏出了手枪,对准小西华德的头部就是一下,可惜子弹不知咋的,竟然瞎火。佩因赶紧握紧枪,用枪托猛砸小西华德的头,可怜的小西华德头骨被打裂了。扫除了门外的障碍,佩因从包裹里抽出一把大刀冲进了西华德黑暗的卧室,这时他才发现卧室里除了西华德还有西华德的女儿和一个男护士。男护士见势不妙,立即跳将起来冲向佩因,佩因抡起大刀就把他的前额砍破了,而西华德的女儿在惊吓之余也被佩因打晕了过去。

佩因冲到西华德的床边,一刀一刀地猛刺国务卿。这时,西华德的另一个儿子听到声响也冲了进来,不料被手持凶器的佩因在前额划了一刀,并且砍伤了手。佩因感到此地不宜久留,于是迅速离开卧室,跳下楼梯,在楼梯上他又撞见了一个倒霉的国务院信使,佩因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信使又砍伤了。直到逃到大门前,狂奔的佩因不停地尖叫:“我疯了!我疯了!”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所有遭到佩因袭击的人最后都康复了,而且西华德在林肯死后的约翰逊总统任期里还继续做他的国务卿。

话题转到蒲斯那边,蒲斯于晚上10点平静地进入了总统的包厢。本来包厢是有个锁的,但这锁在几天前就坏了,也没有人报告此事。由于蒲斯本来是个演员,所以警卫总统的人都没有为难他。警察约翰·派克本来应该是守在大厅通往包厢的必经之路上的,但是他对看戏毫无兴趣,所以躲到另一个房间去喝酒去了。

当蒲斯进入包厢后,他平静地把枪瞄准了林肯的左耳和背脊之间……共开枪8次,林肯被击中6次,其中5次击中要害。然而1675名观众中,只有很少人听见枪声,甚至坐在旁边的林肯夫人和几个陪同看戏的人都没有对枪声太震惊。因为蒲斯选择了戏剧的高潮处开枪,演员的大笑和枪声混杂在一起是很难听清的。

接下来包厢里一片混乱,蒲斯从包厢里跳到舞台上,转身向观众喊了句:“一切暴君都是这个下场。”这是弗吉尼亚州的名言。

全场观众惊呆了,竟然没有一个人追上去。几分钟后,蒲斯打马就逃了。蒲斯和他的同伙赫罗尔德穿越了阿纳科斯蒂亚河上的大桥后,进入马里兰州,他们俩惶惶如丧家之犬急急往南狂奔。为了治疗蒲斯的脚(他从包厢跳下来时扭伤了脚),他们在一户人家躲了一整夜,这家人还给蒲斯上了夹板。第五天,他们开始等待机会渡过波多马克河到弗吉尼亚去。4月20日,蒲斯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只船。接下来的两天里,由于河水暴涨,他们不得不在马里兰州的边界潜藏了两天。4月22日,他们最后成功地渡河逃到了弗吉尼亚,并继续向内地潜行,后来他们到达了理查德·加勒特农场。与此同时,缉拿凶手的联邦侦探和纽约第16骑兵队开始顺着蛛丝马迹(当然还得加上一些狗屎运),一点点地也摸到了加勒特农场。以下就是骑兵队的指挥爱德华·多尔蒂中尉的回忆了。

我下了马,用力敲着前门,老加勒特出来了,我揪住他,问前几天被骑兵队跟踪的那两个逃犯在哪里。正当我问话时,突然,一个士兵大叫,“噢,中尉,这里有一个人躲在玉米仓库里。”但是我们发现是老加勒特的儿子,不是蒲斯及其党徒。我们审讯了这个小伙子,他很快告诉我,“谷仓里有人。”在留下一部分人看住房子后,我们包围了谷仓。我用力踢了踢谷仓的门,但是没有任何反应。我从加勒特的另一个儿子手中拿到了谷仓钥匙并打开了门,我要求里面的人出来投降。

我说:“如果你再不出来,我就放火了。”一个下士立即堆好了一些干草靠在墙边并且点燃了火堆。

就在下士点火时,蒲斯在里面说:“如果你敢进来,我就用子弹打穿你的身体。”

又过了一会儿,蒲斯有气无力地说:“噢,中尉先生,这儿有一个人想向邪恶势力投降。”

他回答说:“不,我还没有作出决定;但是请你的部下退后50步,给我一条生路。”

这时,赫罗尔德走到门边,我要他交出枪械,蒲斯答腔了:“枪全在我这里,是用来对付你们的,先生。”我告诉赫罗尔德,“让我们看看你的手。”他把门打开了一半,我们立即抓住了他的手腕。就在这时,我听见里面一声枪响,我想是不是蒲斯自杀了,推开门,我发现蒲斯身后的干草和麦秸已经着火了。

蒲斯有一根拐杖,手上还有一支卡宾枪。我冲进着火的谷仓,其他人也纷纷跟进来。我们把蒲斯夹在腋窝下很快脱离了谷仓。火势越来越大,我把蒲斯送到了加勒特家中。

蒲斯的后脑中了致命的一枪。原来,在赫罗尔德准备出来的时候,一个侦探走到了谷仓后面点燃了稻草。就着火光蒲斯看见了我,于是他用枪瞄准了我。危急时刻,一个士兵迅速向蒲斯开火了,本来这个士兵是想打中蒲斯的胳膊的,但是因为蒲斯一转身,子弹偏了,打在了蒲斯的后脑上。

蒲斯示意我抬起他的手,我抬起后,他喘着粗气说:“没用了,没用了!”我给他一点白兰地和水,但是他已经不能吞咽了,我立即派人去请外科医生,当医生到来时已是回天乏术。7点钟的时候,蒲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他的身旁有一本日记、一把猎刀、两支手枪、一只指南针以及一张关于加拿大的草图。

1865 年 4 月 15 日,亚伯拉罕·林肯去世,时年 56 岁。林肯去世后,他的遗体在 14 个城市供群众凭吊了两个多星期,后被安葬在普林斯菲尔德

美国第16位总统(1861年3月4日–1865年4月15日) [BR]姓名:亚伯拉罕·林肯[BR]绰号:Honest Abe;Illinois Rail-Splitter [BR]出生:1809年2月12日,哈丁镇(现在的Larue),肯塔基[BR]死于:1865年4月15日,华盛顿[BR]父亲:托马斯·林肯[BR]母亲:南茜·汉克·林肯[BR]继母:萨拉·布什·约翰斯顿·林肯[BR]夫人:玛莉·托德( 1818- 1882),于1842年11月4日结婚[BR]孩子:罗伯特·托德·林肯(1843-1926); [BR]爱德华·贝克·林肯(1846-50); [BR]威廉·华莱士·林肯(1850-62); [BR]托马斯·泰德 林肯(1853-71) [BR]宗教:没有正式的加入任何宗教[BR]教育:没有受过正式的教育[BR]职业:律师[BR]政党:共和党[BR]其他政府位置:选入伊利诺伊州立法机关,1834 [BR]美国众议院成员,1847-49 [BR] [P]亚伯拉罕·林肯是美国南北战争的领导者,为废除奴隶制建立了不朽功勋,是美国人民心目中最伟大的人物之一。[BR]1809年2月12日,林肯出生在肯塔基州哈丁县一个伐木工人的家庭。父亲托马斯·林肯,是个文盲。母亲南希·汉克斯是个善良的农村妇女。林肯幼年总共只上过一年学。他干过农活,当过小店掌柜,后来还做过邮政局长。不论何时何地,他始终抓紧自学,终于把自己造就成一个出色的律师。1836年自学成为律师。[BR]1834年,他当选为伊利诺斯州议员,才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从1834年到1840年,他四次被选入伊利诺伊州议会。1842年,林肯与玛丽·托德结婚。玛丽是一位银行家的女儿,比林肯小9岁。他们生有四个儿子。1847年,当选为国会众议员。当时美国南部的黑人奴隶制严重地阻碍着资本主义的发展,黑奴过着非人的悲惨生活。林肯目睹拍卖黑奴的惨状,痛恨日增。他四处进行反对蓄织制的演讲,不久便成为美国政治中不可忽视的人物。1854年南部奴隶主竟派遣一批暴徒拥入堪萨斯州、用武力强制推行奴隶制度,引起了堪萨斯内战。这一事件激起了林肯的斗争热情,他明确地宣布了他要“为争取自由和废除奴隶制而斗争”的政治主张。1860年,林肯被共和党提名总统候选人,在竞选中获胜,当选为美国第16任总统。南方奴隶主对林肯的政治主张是清楚的,他们当然不愿坐以待毙。1861年,南部7个州的代表脱离联邦,宣布独立,自组“南部联盟”,企图分裂美国。林肯内阁遂决定用 武力维护联邦统一。1861年南北战争爆发,联邦军队一再失利。林肯临危不惧,坚定地维护联邦,主张废除奴隶制,并且决心打赢战争。1862年9月22日,林肯宣布了亲自起草的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文献——《解放黑奴宣言》草案(即后来的《解放宣言》), 使美国所有的奴隶从法律上获得了自由。从此战争形势才开始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北部军队很快地由防御转入了进攻。1865年,历经4年苦战的美国内战终于结束,林肯为首的北方获得了最后胜利,为美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彻底扫清了道路。此时,林肯在美国人民中的声望已愈来愈高了,1864年,林肯再度当选为总统。前线节节胜利,英勇善战的格兰特将军指挥联邦军在1865年4月9日迫使南方邦联军队总司令罗伯特·李投降,内战结束。但不幸的是,1865年4月14日晚,他在华盛顿福特剧院观剧时突然遭到刺杀。1865年4月15日早7时许,亚伯拉罕.林肯停止了呼吸。《解放黑奴宣言》使他成为美国历史上向黑奴制宣战的勇敢斗士。[BR]革命导师马克思高度地评价林肯说,他是一个“不会被困难所吓倒,不会为成功所迷惑的人,他不屈不挠地迈向自己的伟大目标,而从不轻举妄动,他稳步向前,而从不倒退;……总之,他是一位达到了伟大境界而仍然保持自己优良品质的罕有的人物”。 [BR]多少年过去了,林肯仍铁在美国人民心目中占有崇高地位。林肯诞辰成为美国除南部以外的26个州每年都要纪念的日子。届时人们举行讲演,发表文章,在华盛顿市雄伟壮丽的林肯纪念堂里,瞻仰者络绎不绝。[BR]林肯的最后这一天指的是1865年4月14日,在日历上,这天是耶稣殉难日。[BR]这天,林肯为自己预定的日程表是这样的:[BR]八点以前办公,然后进早餐,在十点内阁开会前接见来访者;[BR]午餐,再接见客人;[BR]傍晚偕同夫人乘马车兜风,同伊利诺斯州的旧友非正式会晤;[BR]去陆军部两次;[BR]再次会客,然后和夫人及几名随从去福特剧院观看演出。[BR]上午十点钟,参加内阁会议的有陆军部长,代理国务卿弗雷德里克·西华德,以及从前线返回华盛顿的格兰特将军等一些重要人物,但这一天的会议非常短暂,他们只是决定了在4月18日要认真开一次关于如何医治全国战争创伤的会议

Leave a Comment